查看: 3833|回复: 9

听歌:姜育恒;看文:樵夫的博客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5-4 17:10
  •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104

    主题

    1960

    帖子

    1000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9998149
    10000109
    发表于 2016-9-23 14: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他的歌是现在唯一不用看歌词提示而背唱下来的歌曲。

    姜育恒,是存在于青春年代的一个孤独、惆郁、落寞的影子,深深撞击了每一个现代人的脆弱心灵,而且永不令人厌倦。从《再回首》、《驿动的心》到《]梅花三弄》、《地图》,姜育恒用自己的步伐,走进了一片宽阔而完全属于自己的天空。

    姜育恒不是一个讨巧的歌手,忧郁得没有一丝笑意,他的歌是非要在深夜独听不可的,喧嚣中不可能体会到他的精髓,但一旦在他的歌声里悟出了什么,听懂了独特的诉说,便不免有一丝来自心底的颤粟。他用整个心灵去演绎内心深藏已久的情感。触拨听众最敏感、最脆弱的那根心弦,让人不觉被他牵引、被他感染,寂寞着他的寂寞,忧伤着他的忧伤,而那些尘封已久的心事也在他的歌声里找到了停泊的港湾。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5-4 17:10
  •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104

    主题

    1960

    帖子

    1000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9998149
    10000109
     楼主| 发表于 2016-9-23 14:41 | 显示全部楼层
    剃头与理发

    看着镜子里的头发像被割草机轰然驶过后的倒下的情景,总计算着这生我会理发多少次?但却从来没有结果,实在计算不出一个相对准确的数字,便只好嘲笑自己没事找事。

       小的时候,所谓理发其实是一个很书面的说法,一般叫做剪头或者剃头。现在想来“剪头”那时一点别解和歧义都没有的,就是将头发剪短而已。既然是剪短而已,那就是一件简单的无需太多技术含量的事情,加之那时即使很便宜的费用对于一个家庭来说也是很大的负担;于是父亲充当起了理发师的角色,在试用了一下手推剪的操作手法后便在我的头顶上肆无忌惮的实施起来。

    手推剪并不顺畅的在我的头上移动,有时像犁过稻田的犁铧,翻起我的头皮的刺痛;有时像一绺一绺的头发被连根扯起一般,身体都随之而起,嘴里惊呼着“好痛”。没有剃头匠的专用的那张较大的镜子挂在眼前,不知道自己的头发被剪成了怎样,也不知道自己被扭曲的表情夹着多少不情愿和委屈,但是能感觉泪水夹杂着长短不一的头发顺势而下的磅礴,味蕾上有明显的盐的成分。

       后来的情形就更加的让我绝望和痛不欲生了:用家里的那种镀铬的铁皮包边有个铁丝支架的镜子一照,就像是头顶上盖住了一个碗而将其余部分铲掉了的“发型”,粗壮而黝黑的头发坠落成了垃圾,而白皙的头皮闪现出耀眼的光芒和血丝。我用再次的泪水夺眶而出来祭奠那些黑发,也无助地发泄出对父亲拙劣的技术和家长制的严重抗议。母亲那时还不停地说还可以还可以嘛,一边温柔的拉我去用肥皂洗去那些残留在头上和颈部的头发,但即使是蜂窝煤烧出的热水和母亲温柔的抚摸,也让我伤痕累累的头皮不停地一阵阵颤栗抽搐。

       在记不清多少次的试验后,父亲终于放弃了在我头顶上练就他理发技术的决心,没有了对锅盖头和马桶盖发式的恐惧之后,我仿佛得到自由的囚犯一般欢喜轻快。然而,剃头仍然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听说很远的一个国营理发店不错,每次就约起同学折腾十几里路程去理发,理完发后总不停地在那硕大的镜子前端详自己的发式——现在想来,那时除了自己在关心自己的发式,天下还有谁真的在乎呢?很好笑。

        有了童年对理发的心理深层的抵触后,青春期的叛逆更是让自己走上了一个极端。那时刚好流行长发、哈墨镜、喇叭裤通病了,由于不愿意每次面对理发的尴尬和恐惧,索性留起了齐肩的长发,好处在于半年也不用去理发店被人颠来倒去,还要承受那些碎发落入衣领后的肆虐和骚扰。骑着借用的父亲的自行车和同学漫无目的的游荡,长发在风中飞扬,宛如青春的旗帜,挺拔而张扬,了无羁绊。但母亲的嗔怒的眼神总告诫我,当心等我睡着的时候把我的长发给剪掉,说哪有男的留这样长的头发的,有伤风化。于是,刚刚感觉自由不久的头发,像是回到了清朝留头发还是留项上人头的纠结里。

        在那个满街的发廊比餐馆还多比书店更大的时候,身边的好多人喜欢上了去洗头这样一个隐含暧昧的休闲。一老哥,早已经秃顶了,于是将其余的头发留得很长盘旋于头顶周围,一副欲盖弥彰铤而走险的样子。此君虽然顶上无毛周遭稀疏,却特喜好洗头妹在其头上百般折腾这一行当。我每每开玩笑说,小妹你得小心点哈,你要是洗掉他一根头发,那也是极其珍贵的。洗头妹总是娇媚地笑着一边将那君的头紧靠在自己胸口,一边问我为啥不洗头呢。我说怕啊,怕人家在我的头上折腾,我有心里障碍的。不懂?……

       遇见过几个特别的剃头匠,记忆犹新:一个是瘸子,无论你是哪个年龄段上的,一旦坐上了他的凳子围上他那有些龌龊的白色围巾,他都能将你的头发剪出你喜爱的发型。我始终不理解他一瘸一拐的生活圈子很小,那时也不会看到今天的发廊总打着香港或者美国深造回来的大师级理发师,在本店现场指导的横幅,而他怎样捕捉到大家的对于发型的需求信息的?还有一个很特别的剃头匠,放下了割谷子的镰刀跟师傅学会了使用理发剪,技术一般,但对于国内外的新闻旧事、绝密消息、内参政治如数家珍。在他的剪子和剃胡刀几度变化使用之间,时间在他道听途说添油加醋的发挥里悄然而过,甚至我们好些时候剃完头了还在那听他滔滔不绝的讲述,要知道那些事情对于我们而言,如听天书一般的新奇。

        后来在改革开发后,前者成了我们那一个厂企业公司的经理,听说经商让他发迹很快,换了房子和妻子;另一个成了当地的一个区干部,在政府部门混的八面玲珑如鱼得水,后来很久没有看见过他那辆桑塔拉风驰电掣的样子,听说是升到县里在当官了。

      今天,坐在舒适柔软的理发专用的椅子上,看着镜子中斑白纷呈风霜掠过的景象,偶尔还怀想着那时被父亲剃成锅盖头的情景,只是现在对发式已经没有任何猜想和过多要求了:平头就好,别让那些银丝招摇于市就行。如果有一天自己也秃顶了,一定不要用残余的几根头发来遮掩广场上智慧的光景,坦然一点,就会真实一点,淡定一点,也就睿智一点。


    http://blog.163.com/scsp_118/樵夫的博客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5-4 17:10
  •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104

    主题

    1960

    帖子

    1000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9998149
    10000109
     楼主| 发表于 2016-9-23 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离不开“严打”的中国

    “严打医闹”!

      赫然在目是由中国几大栋梁般的媒体登出醒目标题,口号本身具备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和心灵震撼力。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我似乎看到中国广袤大地上的各种类型的医院的医生护士专家教授们不能按捺的感激之情,同时也看到如我一般孤苦伶仃的老百姓的无奈愁苦的眼神。

       “严打”,这个极具不严肃司法精神的口号,自小至今,不知道听闻过多少次了,每一次“严打”,都极富中国特色——不管出于政治斗争之需要,还是出于道貌岸然的维护公众利益的需要,我们都在“严打……”的标语、横幅、宣传报、电视、报纸中走过一条生涩悠长的路来。我们的记忆中,严打过地富反坏右分子,严打过走治本主义的当权派,严打过四人帮、严打过6  4分子,严打过破坏改革开放的极端分子,严打过“河南籍打砸抢分子”,严打过破坏计划生育分子……太多太多,不一而足。
         但似乎那些都离我们很远,一介草民,当小心翼翼不越雷池半步,以免有一丝机会被纳入“严打”之列。国企破产,资产贱卖,生活无着,苟且偷生;物价飞涨,通货膨胀,入不敷出,忍气吞声;医院就医,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痛不欲生;油价如箭,油企哭穷,国家补贴,高管窃笑,我辈无泪……终于,我辈省吃俭用循规守纪,也和严打内容的沾上边了。但我们在这些严打中也终于发现没有“主人翁”般的感觉:所有的涨价的背后,不论是生活必需品、房价、水价、景区价、油价、丧葬价火化价公墓价都在政府的领导下经过了严格的听证,都是老百姓要求涨价而后快的“呼声”,都是发改委顺乎民意的郑重决定,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与国际接轨的举措和方针。

        “严打医闹”,推而广之,我们下一步可以严打的内容也实在太多:严打破坏国家物价政策要求降低房价降低油价降低水价降低气价的不法分子;严打因为医院见死不救的行为导致的百姓闹市的行为;严打就以为医生手术间打电话导致术者死亡后的闹事家属;严打不满发改委的油价改革方案的极端分子;严打不满住建部的房屋价格的支撑体系的坏蛋;严打城市无序扩张失去土地而口出不逊的农民分子;严打因为工资水平过低导致生活困难而对社会敌意的分子,严打想看书又买不起书的抱怨分子……

      严打……严打……

        司法的本身的严肃的内涵何在?草民以为,律法既在,当须谨遵,时时广告天下民众不得有违,违者以过度而治之。动辄严打,律法本身的庄严荡然不存,何以服众?且,严打不究起因,不治其本,从来刑不上大夫,呜呼!

    无语。

    http://blog.163.com/scsp_118/blog/static/2901684320124484342462/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5-4 17:10
  •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104

    主题

    1960

    帖子

    1000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9998149
    10000109
     楼主| 发表于 2016-9-23 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喜欢上一个人 于 2016-9-23 15:21 编辑




    太可爱了!





         
  • TA的每日心情

    2017-4-10 10:19
  • 签到天数: 21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454

    主题

    1万

    帖子

    4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3078
    45454
    发表于 2016-9-23 18:11 | 显示全部楼层
    主题写的好,水平不浅嘛

    从《再回首》认识了清瘦文雅犹豫的姜育恒,才发现男人的犹豫也可以是美的。

    喜欢他很多歌。

    边看帖边听,一听到那首《别让我一个人醉》就听出来不是姜育恒唱的,声音没有姜育恒深情忧伤沉醉。

    最后一首虽然是姜育恒唱的,但不是他擅长的风格,还是喜欢听他犹豫的歌。
         
  • TA的每日心情

    2017-4-10 10:19
  • 签到天数: 21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454

    主题

    1万

    帖子

    4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3078
    45454
    发表于 2016-9-23 18:13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上一个人 发表于 2016-9-23 14:41
    剃头与理发

    看着镜子里的头发像被割草机轰然驶过后的倒下的情景,总计算着这生我会理发多少次?但却从来 ...

    满满的生活记忆,我们这代人都可以深刻体会。

    锅盖头,我哥一直到十几岁,都是我爸给他理的。
         
  • TA的每日心情

    2017-4-10 10:19
  • 签到天数: 21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454

    主题

    1万

    帖子

    4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3078
    45454
    发表于 2016-9-23 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上一个人 发表于 2016-9-23 14:43
    离不开“严打”的中国

    “严打医闹”!

    只想说,平安规矩地活着也不易,相当的不易,为自己祈祷吧。

    想起前几天版主推荐的张艺谋的电影《活着》,看过,看的相当抑郁感叹。。。不公太多了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5-4 17:10
  •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104

    主题

    1960

    帖子

    1000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9998149
    10000109
     楼主| 发表于 2016-9-24 09:5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午夜呓语 发表于 2016-9-23 18:11
    主题写的好,水平不浅嘛

    从《再回首》认识了清瘦文雅犹豫的姜育恒,才发现男人的犹豫也可以是美的。
    你说的太对了!

    最后两个风格是有变化来自: Android客户端
    游客
    游客  发表于 2017-1-4 09:41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