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098|回复: 10

镇上那些风流女人<转>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2017-4-10 10:19
  • 签到天数: 21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454

    主题

    1万

    帖子

    4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3078
    45454
    发表于 2016-12-20 09: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午夜呓语 于 2016-12-20 14:14 编辑

        系列散文《镇上那些风流女人》主要记述了汪大娘们儿、老王家小媳妇、大葛家的、花蝴蝶等四个女人的故事,也都是凡人俗事,乡间的一幅水墨画。
        感谢萧红十六期同学张伟东、舟自横的推介,感谢《远东文学》。

                                                 
                                                  镇上那些风流女人

    汪大娘们儿
    小时候,镇子里有那么几个女人,一副好身板儿,长相也不赖,就是吃不了劲儿,风一吹,腰就弯了,走过路过的男人忙不迭地扶一下,顺势摸两把。一旁的女人看不下眼儿了,便用凌厉的眼神一刀刀地剜,剜她们狐狸一样媚人的眼睛,剜她们红得像吃了死孩子的嘴唇,剜她们鼓鼓溜溜馒头似的奶子,剜她们那个千人捅万人撅的窟窿,直剜得那些娘们儿浑身上下血淋淋的,哭爹喊娘,下刀子的女人才觉得解恨。

    当时的三站,让人剜得最多的莫过于汪大娘们儿了。

    汪大娘们儿时年五十多岁,长得白白胖胖,屁股浑圆,胸脯颤颤悠悠的。一年四季,汪大娘们儿花伞和手绢从不离手,蝴蝶一样在小镇的大街上飘着,成为三站一道独特的风景。其实汪大娘们儿并不姓汪,据说解放前曾在窑子混过,还跟小日本儿睡过觉呢。由于出身低贱,也没人关心她姓甚名谁,因男人姓汪,大家便叫她汪大娘们儿。当时的三站,年龄不相上下的老娘们儿当中,真的找不出第二个与汪大娘们儿一样做派的人,因为汪大娘们儿的言谈举止真的一点儿都不像农村人,活脱脱一个城里人。后来又听人说,汪大娘们儿有个儿子,长得又高又白,高像老汪头,白像汪大娘们儿,但因汪大娘们儿名声不好,儿子便没有接汪大娘们儿去城里住。也有人说,汪大娘们儿曾给睡过她的那个小日本儿生过一个儿子,东北光复后,日本儿子也跑回日本找他日本爹去了。

    当然这些都是捕风捉影的传说,至少那个曾在汪大娘们儿身上龇牙咧嘴奋斗过的小日本儿,以及汪大娘们儿两个神出鬼没的儿子,三站的人从男到女、从老到少,谁都没有见过。

    而后来汪大娘们儿和乔四虎子的事,尽管我没见过,却亲耳听过。

    乔四虎子当时四十多岁,光了大半辈子棍儿,平日里东家走西家串打些零工。因老汪头儿体弱多病,家里零敲碎打的一些杂活便交给西院的乔四虎子干了,可时间一长,又饥又渴的乔四虎子顺便也把汪大娘们儿给干了。起初,乔四虎子是用艰苦的劳动换取和汪大娘们儿睡觉的机会的。可后来汪大娘们儿家的活干完了,乔四虎子还是又饥又渴,于是便一手钱一手货了。价钱是两个人讲好的,一次一块钱。但有一次,交完货后汪大娘们儿提上裤子要钱,乔四虎子却打哈哈说钱在炕席底下呢。末了,乔四虎子拍拍屁股走人了,可汪大娘们儿一翻,只翻出了一张一块钱大小的卷烟纸,气得汪大娘们儿咬牙切齿骂乔四虎子吃白食不得好死。这事后来被占了便宜的乔四虎子显摆出去了,于是,便有好事者信口编了两句顺口溜儿:“乔四虎子竟白玩儿,炕席底下没有钱儿。”当然,乔四虎子身强力壮,吼声如牛,调皮的孩子们是不敢冲着老光棍儿喊的。于是只要汪大娘们儿一上街,屁股后面总是苍蝇一般哄哄着一群兴高采烈的孩子,汪大娘们儿起初是慢慢走着的,后来改成了小跑。被喊得急了,便停下脚来,扭过身子,气呼呼地冲着孩子们斜楞几下眼睛,嘴里嘟哝骂上一句:“操你血祖宗的!”然后撑着花伞,捏着手绢,扭着小腚,蝴蝶一样飘远了。

    别看汪大娘们儿已徐娘半老,却让三站好几个有家有室的男人,猫狗一样倒在了她的床上。气得张三李四家的女人顿足捶胸骂汪大娘们儿是骚狐狸,是害人精,从早晨骂到晚上,从一辈子骂到八辈子。但很少有骂自家男人的,似乎在男女关系问题上,女人永远是祸水,永远是腥了一锅汤的鱼,永远是千刀万剐也不解恨的猪猪狗狗。

    但无论怎么讲,尽管那个时候汪大娘们儿的裤腰有些松,但仅限于镇上那几只腥臊的手。到头来汪大娘们儿也没把谁的家拆散,吵吵闹闹之后,那些臭男人们的家都还锅碗瓢盆地在。

    至于后来汪大娘们儿是什么时候离开三站的,我就一点儿印象都没有了,似乎她本来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无疑,一直被三站人口诛笔伐的汪大娘们儿,她的人生是灰色的,甚至是黑色的,犹如一潭死水,偶尔泛起一些沉渣之后,又悄无声息地归于平静,日渐老去。
    老王家小媳妇
    王大光性格内向、懦弱,当不起家。王大光的媳妇,长得五大三粗,有点儿蛮,镇上人不知道她姓啥叫啥,顺嘴喊她老王家小媳妇。

    王大光的老爹,我们都叫他王爷爷,当时已经六十多岁了,头发花白,身体瘦削,但人勤快,一天从早到晚脚不沾地。王大光的老娘,也就是王奶奶,小脚,走起路来七扭八歪的,平日里很少出门。

    王大光家是从外地搬到镇上的,搬来时间不长,王奶奶就死了。有人说是自杀,喝了农药;还有人说,是老王家小媳妇下的毒。

    那时候,老王家小媳妇还很年轻,但手脚不老实,经常偷集体的粮食。一次被人码着须子,从仓房里搜出了不少包米高粱,嘀里嘟噜挂了一脖子,敲锣打鼓地游街。

    老王家小媳妇的作风也不好。一到晚上,家里都跟走马灯似的,挤满了镇上乱七八糟的人。这些人不是打牌,就是喝酒,一作就是半宿。打牌的输个三毛、五毛也就认了,赢个块八毛的,随手扔给老王家小媳妇,趁机搞上一把。喝多的更不用说了,猪猪狗狗的,啥事都能做得出来。为此有人讲,老王家小媳妇的龌龊事,王大光和王爷爷始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有王奶奶的眼睛雪亮雪亮的,于是便被毒死了。

    老王家小媳妇在家里说一不二,即便这样,还经常对老公公动手,而且下手极狠。一次,王爷爷实在受不了了,就跑到镇上告儿媳妇的状。末了,镇上的领导三长两短地叹了五口气,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一个锅里抡马勺,没有不碰锅沿的。

    尽管王爷爷挺能干,可老王家小媳妇还是掐半拉眼珠儿看不上他。王爷爷饿了,能填肚子的只有饭嘎巴。饭嘎巴又钝又硬,王爷爷的牙都掉光了,只能将就着用水泡着吃了。

    王爷爷不但吃的不好,穿的也破。尤其冬天,身上的棉衣破破烂烂的,不但没有棉花,而且还大窟窿小眼儿的,前后露着肉。

    有一年,刚开春儿,我和几个小伙伴跑到镇政府院里玩。看见王爷爷躺在礼堂前面的水泥地上晒太阳呢,当时冰雪刚刚融化,初春的风还很冷。

    王爷爷看见我了,便哑着嗓子喊我的小名:“小儿,去你王叔家一趟,看你王婶儿在不在。要是不在,就给我要个大饼子吃;要是在,就别吱声了。”

    我点了点头,一口气跑到王大光家,只见屋里只有王大光一个人,便气喘吁吁地说:“王叔,爷爷要个大饼子。”王大光叹了口气,从碗架子里摸出一个大饼子来,抹了点儿酱,又拿了根葱,递给我。

    见我一溜烟跑回来,王爷爷一个劲儿地冲我点头,眼里含着感激而浑浊的泪。

    一天夜里,外面下着雨,老王家小媳妇和王爷爷突然打起来了。两个人从屋里打到屋外,骨碌得跟泥人儿似的。闻讯的邻居纷纷出来拉架,结果有的人被疯了一样的老王家小媳妇给掐了,胳膊大腿一片淤青,这才知道老王家小媳妇对老公公有多狠。

    听人说,王爷爷有个亲戚在北京当大官儿,王爷爷领着王大光去过一趟。尽管见着那个官亲戚了,可王大光木讷,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于是就没了后话。老王家小媳妇知道这事后,将王大光爷俩祖宗三代一顿臭骂,并且饿了他们一整天。

    渐渐地,王爷爷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后来瘫痪在了炕上。那段日子,王爷爷总是感觉冷,不论什么东西,只要能摸得着的,就胡乱地抓过来,往脑袋上蒙。过了不长时间,王爷爷就死了。
    王爷爷死后不久,老王家小媳妇也病了。整天弯着腰,上气不接下气地咳嗽,一诊断,是肺结核。后来,老王家小媳妇也跟王爷爷似的,怕见风,窝在炕头,脑袋屁股裹得溜严,有时还自言自语:“我这是咋了,咋跟那死老头子一样了呢?”
    一天晚上,王大光下班回家,见到媳妇脑袋上哆哆嗦嗦顶着一个枕头,生生地吓了一跳,还以为是王爷爷诈尸还魂了呢。
    转眼,又一年的春天来临了。一个阳光灿烂的晌午,形容枯槁、骨瘦如柴的老王家小媳妇一个人呆坐在院子里,晒着太阳。突然间咳嗽不止,大口吐血,最后脖子一歪,死去了,时年刚四十岁。
    大葛家的
    大葛的个子将近一米九,经常赶着一挂马车,驾——喔——吁,大嗓门儿二里地远都能听到。手中的大鞭子一甩,嘎嘎地响,在葛家窝棚威风得很。
    大葛家的不是本地户,上海人,白白净净,说起话来唧唧喳喳的,像鸟叫,一旁的人只能听个囫囵半片。
    那还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城里的知识青年积极响应伟大领袖号召,一窝蜂地上山下乡,葛家窝棚也来了许多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其中便有大葛家的。

    大葛家的原来不是大葛家的,和一个北京的男知青好了。孤男寡女两个巴掌拍到了一块儿,就黑灯瞎火地钻包米地,钻高粱地,不久大葛家的就显怀了。领导知道后,大发雷霆,男知青和大葛家的都挨了处分,孩子最终也打掉了。后来,上边来了返城的政策,那个男知青跑得比兔子都快,一骑绝尘,回了京城。末了,又羞又恼的大葛家的咬了咬牙,留在了葛家窝棚,嫁给了大葛,成了大葛家的。

    其实大葛家的细端详,并不好看,但人长得浪——高挑个儿,皮肤白白嫩嫩,一掐都冒血丝儿。身子也前撅后翘的,两个大奶子像两个白面馒头,暄腾腾、颤巍巍的,许多男人看了都会咽口水;小屁股也滴溜圆、紧撑撑的,就连女人们有事没事也嘻嘻哈哈地抓捏两把。

    最勾人的,还是大葛家的那双眼睛:大大的,黑黑的,看人的时候,里面便伸出两只小钩子来,只消几秒钟,就不知不觉地把你的魂儿勾了去。

    自打大葛家的勾了那个负心汉吃了亏之后,着实消停了一段时间。但这只是表面现象,不久,闲情难耐的大葛家的又有些刺挠了,眼睛里的小钩子又探出来了,而且接二连三地把村长、会计和民兵连长的魂儿都勾去了。

    勾了人,尝到了甜头儿,大葛家的更是锹镐不动,只靠一身皮肉过活。每天天一擦黑儿,葛家窝棚的一些男人就跟赶集似的,撂下饭碗就往大葛家跑。大葛家门上安有两盏灯,一红一绿。红灯亮的意思是家里有人,大葛在,或者是别人正忙活呢;绿灯亮的意思是家里没人。为了看住自家的男人,葛家窝棚的女人使出浑身解数,把百爪挠心的男人看得死死的。尽管这样,葛家窝棚还是被大葛家的闹得鸡飞狗跳。

    后来大葛知道了媳妇的丑事,气得要命,甩起鞭子,嘎嘎地将媳妇抽了个半死。可消了气之后再想,三十多岁的人了,好不容易讨了媳妇,生了娃,即使媳妇犯了天大的错,这婚也不能离呀。无奈,大葛头一低,眼一闭,就认了这个绿帽子命了。

    大葛家的一共为大葛生了两个娃,一个小子一个丫头,个子都矮矮的,一看就不是大葛的种。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大葛家的又搭个上了一个白城姓贾的老头,认了干爹。贾干爹经常开着一辆破吉普,轰轰隆隆地来葛家窝棚,接大葛家的和两个孩子去白城玩。再一再二,再三再四,大葛实在忍不下去了,就一跺脚和大葛家的离了婚。大葛家的净身出户,小子归大葛,丫头跟了大葛家的。

    谁知大葛家的去了白城后,一天好日子也没过上。原来那贾干爹人老心不老,色胆包天,老少通吃,最后连大葛的丫头也没放过。

    半年后,大葛的丫头突然失踪了。大葛知道后,心急如焚,立即告了官。案子不久便破了,原来是大葛家的看丫头抢了她的风头,醋意顿生,便动起手来,扭打之中,一时没了轻重,一失手竟然把丫头给打死了。
    大葛家的最终被判了死缓,一直押在四方坨子服刑了,那儿离葛家窝棚不远。
    花蝴蝶
    花蝴蝶在三站供销社当出纳的时候,就跟供销社主任徐麻子有一腿。那时候,花蝴蝶还是一个黄花大姑娘。

    后来,“文革”在三站闹起来了,徐麻子摇身一变,成了造反派的一个小头目,人前人后吆五喝六的。花蝴蝶顿时觉得自己脸上也有了光,走起路来,雄赳赳气昂昂的。可是再白再厚的雪花膏,也遮不住那一脸花蝴蝶般惨淡的雀斑。

    当时供销社和花蝴蝶坐对面桌的,是吕大河。吕大河当年二十六岁,高中毕业就接了父亲吕伟大的班,一直干着会计的活儿。吕大河人挺老实,只是性格有点儿倔,说话直来直去,有时会呛人家肺管子。

    尽管花蝴蝶的工作也不错,却一直贼溜溜地盯着吕大河手里的那支笔了,她做梦都想干会计的活儿。如果干上会计的活儿,她就能和徐麻子走得更近了,搞起猫腻做起假账来,也就方便多了。可是吕大河这块横在她和徐麻子之间的大石头,又臭又硬,花蝴蝶费劲巴力搬了好几次,也没搬动。无疑,吕大河成了花蝴蝶的眼中钉了,这让花蝴蝶寝食难安。

    一天夜里,花蝴蝶又被徐麻子按在了床上,可接连几次徐麻子都没有得逞,这让激情澎湃的徐麻子很是扫兴。再三追问,花蝴蝶就一五一十地说了。

    徐麻子听了,沉吟片刻,突然扑哧一乐,脸上的麻子似乎都开了花。徐麻子咬着耳朵给花蝴蝶出了一个馊主意。

    徐麻子的馊主意果然奏了效,过了不几天,丈二和尚的吕大河便被三站派出所的人给抓起来了。

    原来祸是吕大河的媳妇吴亚珍惹的,吴亚珍给儿子吕小山擦屁股时竟然擦出了天大的祸端。

    那天中午,吕小山一个人跑到院外玩。玩着玩着,肚子有些不舒服了,于是一边蹲在地上拉屎,一边高声喊妈妈擦屁屁。这时,吴亚珍手里攥着一张旧报纸,风风火火地跑过来了。

    之后,便有公社的武装部长黑着脸带着几个人过来了。其中的一个人,手里攥着一根小木棍,两只眼睛瞪得滴溜圆,一下下拨拉着吴亚珍丢在地上的那张擦屁股纸。待那张擦屁股纸一下下拨拉平了,武装部长才捏着鼻子转过身来,刚看了一眼,就像被狗咬了大腿一样,啊地大叫了一声。其余的几个人于是也惊恐地围拢过来,随即咚咚咚地敲响了吕大河家的门,正在家里午睡的吕大河便被带走了。

    进了派出所,睡眼蒙胧的吕大河仍一头雾水,问咋了?

    咋了?武装部长一擂桌子,吕大河,这回你可犯大错了!
    大错!吕大河身子一颤,啥大错?
    你自己看吧,武装部长捂着鼻子,用一根小木棍将一块皱巴巴的报纸戳到吕大河面前。

    毛主席!吕大河看了,不禁一愣,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谁呀?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用毛主席他老人家的画像擦屁股,真是反了天了!
    谁?就是你家吴亚珍!武装部长鼻子哼了一下,手中的棍子一扔,这回你可贪大事了。
    吴亚珍?不可能的!
    什么不可能,就在你家门口发现的,你儿子也承认那屎是他拉的,当时还热乎呢。

    吕大河顿时无语了,心里这个恨呀,吴亚珍呀吴亚珍,给孩子擦屁股用什么纸不行,非得拿这张报纸,这回完了!

    武装部长带人去吕大河家的时候,吴亚珍正挺着大肚子呢,又快下崽了。因此只能把吕大河株连了,在派出所一蹲就是两个多月。后来吕大河的父亲吕伟大到公社求情,碍于老面子,公社主任发了话,吕大河才被放回家来。但会计的活儿彻底丢了,换成了花蝴蝶。

    花蝴蝶当上了会计以后,如鱼得水,和后来升任公社革委会副主任的徐麻子彻底游到一个被窝儿里去了。
    可过了不长时间,徐麻子便被三站另一个造反派的头头举了报,最终徐麻子因贪污公款被弄进了监狱。花蝴蝶当然也脱离不了干系,但因有重大立功表现,被判了缓刑。

    花蝴蝶的立功缘于吕大河的案子。原来吕大河的案子是个冤案,都是徐麻子一手策划的,那张罪证——带有毛主席画像的报纸,是徐麻子让花蝴蝶做了手脚之后,偷偷放到吕大河家门口的。如果后来没有徐麻子被人举报的事,恐怕吕大河要背一辈子黑锅的。





         
  • TA的每日心情

    2017-4-10 10:19
  • 签到天数: 21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454

    主题

    1万

    帖子

    4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3078
    45454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0 09:3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是朋友 让爱随风 发表在《远东文学》刊物上的散文作品,我转发过来。
         
  • TA的每日心情

    2017-4-10 10:19
  • 签到天数: 21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454

    主题

    1万

    帖子

    4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3078
    45454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0 14: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想到放行了,谢谢谢谢!

    我就不评论了,三站真实的生活写照。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19

    主题

    205

    帖子

    565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445
    5656
    发表于 2016-12-20 16:13 | 显示全部楼层
    tyuiofhfhhjjh.jpg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5-4 17:10
  •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104

    主题

    1960

    帖子

    1000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9998149
    10000109
    发表于 2016-12-20 16:21 | 显示全部楼层
    乡土气息浓厚

    与莫言的山东文学很接近。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6-25 10:58
  • 签到天数: 557 天

    连续签到: 15 天

    [LV.9]以坛为家II

    263

    主题

    4606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5035
    19641
    QQ
    发表于 2016-12-20 18: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5-4 17:10
  • 签到天数: 6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104

    主题

    1960

    帖子

    1000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9998149
    10000109
    发表于 2016-12-27 03: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该用户从未签到

    19

    主题

    205

    帖子

    565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445
    5656
    发表于 2017-1-9 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又看了一遍,这个故事真好,楼主暗喻独特。

    公社通铺上的那些风流女人。
  • TA的每日心情

    2013-8-6 22:47
  • 签到天数: 2 天

    连续签到: 2 天

    [LV.1]初来乍到

    53

    主题

    8217

    帖子

    1万

    积分

    实名元老

    积分
    4129
    12693
    发表于 2017-1-13 21:15 | 显示全部楼层
    加精加精,虽然不是本人发的,本人也不一定稀得来这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