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烯714楼是马玉峰买断最隐秘的根源。

[复制链接]
  • 4444阅读
  • 1回复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5-22 11:38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213

    主题

    1162

    帖子

    3963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2801
    3963

    收听TA 发消息

    发表于 2017-10-8 15: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乙烯714楼是马玉峰买断最隐秘的根源。
    乙烯714楼2-6-2号是马玉峰买断最隐秘的根源。
    1991年的时候,我从塑料厂二聚车间调到线性车间。
    1991年的时候,我家也有喜事,,父亲马留疆由于是大庆石化总厂房产的元老级人物,右手因为安装乙烯一区二食堂附近的茶水锅炉被吊车砸成残疾。单位领导照顾最后一批房产内部分房子,我家分到乙烯714楼2单元6楼2号。
    现在回想人生,这竟然成了我买断厄运的人生开始。
    我家6楼2号。而那个害得我买断工龄的赵明娼,他老丈人家就在我家楼下2楼2号。
    热情的赵明娼每次都跟我热情打招呼,由于不在一个班组,我并不认识他。不是太熟悉,也没啥深交。
    1992年,厄运来临。我的河南老家的姑姑领着70高龄奶奶金免田来大庆串门。
    由于我妈妈的心胸极度狭隘,经常谩骂我奶奶,有一次把我奶奶骂的躲进5楼1号的女邻居家。  
    不可调和的婆媳关系,促使我父亲把我奶奶重新送回河南老家。
    这时候,我听说赵明娼的父亲是让胡路火车站的站长。在那个买火车票都是很大人情的时代,我冒昧就领着我父亲我奶奶来到让胡路铁路家属区,没有拎着任何礼物特产,由于赵明娼本人旅行结婚去了不在家,也无法跟赵明娼打招呼。隔着锅台上炕。当然这里还要感谢赵明娼的父亲,老人家听说一个单位的热情帮助,帮着把我71岁的奶奶送上直达徐州的列车。我也非常感激,单纯涉世未深的我也没觉得是个啥大事。         1
    你没觉得是个啥大事,那个赵明娼可不干了。旅行结婚杭州归来的赵明娼,知道了这件事。
    在一个16-24时中班,夜深要下班了,我来到线性车间控制室跟班长打照面证明没脱岗。这时候赵明娼在催化剂岗也在控制室椅子上坐着。他看到我,就不怀好意,用侮辱性的语言挑逗我,具体什么语言忘了。我不是傻子就听撞他一句。他本来就在挑逗我,这下勃然大怒。突然站起来拽我头发,他身材高大,我才20周岁身材也矮小,头被他压住抬不起来。他的突然举动把控制室所有的人都整愣住了。那时候班长陈善军,陈善军也吓坏了忙劝架,并说闹着玩了缓和气氛。同事王超也在控制室,说正好你两家楼上楼下,请赵明娼吃个饭啥的。你打我我还请你吃饭,我有病啊。当然,身材矮小我打不过赵明娼。所以打不还手。在大家的劝解下,赵明娼的狗爪子松开了。班长陈善军又说了一下圆场的话,意思是闹着玩呢别往心里去。一场危机暂时化解了。仇恨却留在各自的心里。
    赵明娼的老丈人家就在714楼2单元2楼2号,我下楼还会碰到他,但是从此我视他为路人,再也不跟他说一句话。
    赵明娼是一个十分记仇的人,一个十分跋扈的人。8年以后的2000年11月,我在赵明娼天天如疯狗般的追咬下,被逼迫买断了。
    这就是我在大庆石化公司塑料厂工作十年最后却被赵明娼逼迫买断最真实最隐秘的根源。
    我不说,你永远不知道,但是为了记录最真实的历史事件,我还是要写出来。让大家看清赵明娼其人的真实面目。又过了很多年,赵明娼调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乙烯厂没有他的气息,我以为快把他遗忘了。

         
  • TA的每日心情

    2017-4-10 10:19
  • 签到天数: 21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450

    主题

    1万

    帖子

    4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2822
    45226

    收听TA 发消息

    发表于 2017-10-18 21:40 | 显示全部楼层
    无语飘过,道一声问候吧。
    午夜星闪烁,呓语话朦胧。心中无旁骛,眼及皆为空。

    快速回帖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Powered by Discuz! X3.3  大庆论坛 ICP证:( 黑ICP备10004604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