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 亚布力首滑历险记

[复制链接]
  • 3709阅读
  • 0回复

本主题由 System 于 2018-1-17 17:00 解除限时精华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6-5-3 21:09
  • 签到天数: 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54

    主题

    100

    帖子

    154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443
    1543
    QQ

    收听TA 发消息

    发表于 2018-1-10 15: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wwwhd 于 2018-1-10 15:23 编辑

          平山服务区尖椒干豆腐的正宗曾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那儿出产的干豆腐薄且具备非凡的韧性,无论你千滚万煮绝无断碎的可能,即使撕上一片空嘴干嚼,反更觉其味道上佳。配上绿色的尖椒及猪肉片做成东北名菜尖椒干豆腐,看上去赏心悦目,吃上一口,干豆腐的豆香透着尖椒的清香,为东北千家万户所心爱一点不为过。老凯越开到平山服务区时刚好油表搭底,两年来它的油箱第一次被加满。

          加过油后我又坐回了驾驶座位,LP从肇东到这儿已经开了近100公里,车速抵近120公里/小时时发动机转速表指向了4000转,老凯越嘶吼着在夜色中前行,我让lp打开百度导航,这样可以避免去年首次去亚布力即与绥满高速亚布力出口插肩而过的悲剧,看着百度地图上代表我们的车标一格一格地逼近亚布力,心情有些小激动。这是我们2017-18雪季的首滑,为了把滑雪板带去亚布力出动了许久不动的老凯,计划是把老凯越扔在亚布力镇作为我们这个雪季往返滑雪场和镇里的交通之用。

          滑雪小分队的笨笨爸在微信群中确认了我们的位置后,已经去饭店点好了菜,准备大家聚齐后喝些以庆祝我们今年的首滑,至此这个夜晚一切看起来都将无比的美好,一面坡产泡沫丰富的哈啤大绿棒子在等着我们,再有一个小时我们将聚在亚布力镇河北一个灯光温馨的小酒馆开怀畅饮,生活将又一次无比迷糊。

          “哐”的一声异响从底盘传来,我诧异地转向LP,问她是否听到什么,苏秀摇摇头,一种不详的感觉在我的心里逐渐滋生,高速行驶的凯越倒是没表现出什么异常,动力性、平顺性、声音都还正常,我还是不放心低头盯着仪表盘,看看有没有什么报警符号亮起,果然,那个油壶形状的机油灯一闪一闪,我的预感得到了印证。

          凯越刚刚转过一个弯道,我在频闪的机油灯中控制着老凯停靠向紧急车道,下车打开手机里的手电筒,趴在冰冷的水泥路面,照向发动机底部,身后呼啸而过的车辆带起的风不断地摇动我的身体,果然机油如动画片里的横流的液体,滴滴答答地流了一地,那一刻我的恐惧被坐实了,老婆倒没那么惊慌,无知者无畏。

          我的第一个恐惧缘于停车的位置,这是一个弯道,我们停在距弯道口100多米的地方,如果有司机溜号或者疲劳驾驶,我们很容易成为目标,这让我联想起歌里所唱,“也许有一天我攀上了枝头,却成为猎人的目标”。很快我从后备箱翻出两个三角号牌盒,体积大的那个怎么拽也打不开,于是拿出小个儿的,在漆黑的夜色中尽量地走向那个不时穿出支着两条光柱汽车的弯道,裸露在外的双手很快感觉到刺骨的寒冷,11月中旬哈牡高速的气温已经不那么客气。那个警告牌只有一面有支架,也顾不得许多,先将就着立上。

          回到车前才想起应该关闭发动机,机油应该所剩无几了,按下凯越的双闪键,它以沉默回应我,我只好打开右转向灯,这总比只亮着行车灯强些。没有双闪让我们进一步坠向深渊,少了发动机的轰鸣四周万籁俱静,不时有大小车辆支着两根光柱愤怒吼叫着从弯道那儿冲出,又从我们身边飞速略过,大地随之微微颤抖,随后四周复又陷入黑暗,仿佛天地间只剩我们这辆被遗弃且动弹不得的老凯越,我们俩的心也随之变得更加黑暗冰冷。

          LP率先开始了行动,我们讨论了是不是能联系到前方19公里的尚志服务区,那儿有可能修好我们的车,于是她拨通了114,电话里那个女声应允帮我们联系紧急救援车,两个人熬不过外面的寒冷,坐回车里等待。

          此时我才发现凯越的大灯依然射向前方,在没有发动机带动的发电机支持下会应了那句谚语“朝鲜人过年,要了狗命”,这里没有狗但会要了电瓶的命,如果那样我们在黑暗中将更加危险,这种天气下在外面等候救援简直不可想象。

          忐忑不安中一辆闪着灯的警车从身后的弯道出现,警灯轮转中停在凯越前方,我迎着两个警察走上前,告知我们的窘况,壮实的年轻警察说你得把三角警示牌支出去,估计那个只有一面有支架的警示牌已经被高速通过的车辆带起的疾风吹翻,于是拿出那个怎么也打不开的大号警示牌,在警察的帮助下两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打开那个橘红色的长条盒,这家伙果然配得上那个大盒子,正反两面皆有两个支撑架,任你风吹雨打也难以弄翻它,我又把它摆在尽可能远的地方。

          走回车边时警察表示他也可以替我们找救援,于是拨通了尚志的救援电话,电话那端说救援车得先从尚志开到前方下一个收费站,就是我们刚刚经过的帽儿山收费站,从那儿折返才能走上与我们同向的高速路,那样一来至少得40分钟,继续等吧,我们别无选择。本期待警车能陪我们等待救援,没想到他们也上了车,不能说扬长而去,但是还是消失在路尽头。

          被黑暗笼罩下的高速公路上车并不是很多,没有汽车驶过时的高速公路死一般的寂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漆黑一片,只有老凯越发着幽暗黄光的行车灯以及前后的右转向灯还一闪一闪,我们俩系着安全带忐忑不安地坐在车里,身后100多米远弯道那儿不时冲出来一辆或一串大小车辆,呼啸着从我们身边掠过,引得车重只有1.2吨的凯越随之微微颤动。我暗暗地祈祷喇嘛、上帝、佛祖、安拉,期待其中一个能保佑我们平安,这样的冷天站在外面也得冻死。

          因为失去了发动机这个寒夜里唯一的热源,车里的温度逐渐降低,绝望在心底渐渐滋生,正在这时有人敲我的车窗,下车一看是从尚志方向来的救援车司机,此刻救援车就停在高速公路对面的车道上,可是却不能立刻载上我们。司机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中等个子身板壮硕须发浓黑,正是一个男人最美好的时节,他一再劝说我们俩去坐他的救援车,他还得向前开到帽儿山出口转回来才能拉上我们,我们俩回头看了看凯越顶棚上的两副滑雪板,虽然不是什么高档货,还是谢过了他,选择在这儿等他,车里尚还没有彻底凉透。

          算了算公里数,他怎么还得30~40分钟才能转回来,但终归是看到了希望,和刚才的绝望完全不是一回事了。

          快到第40分钟的时候,救援车的柴油发动机轰鸣着超过我们停在了前面,救援车后面刺眼的大灯把眼前的一切照得通亮,刚才还是阴暗的世界转眼间充满了温暖和希望。爬上救援车粗犷而温暖的驾驶室里我们俩好像从火星重返了地球,司机一边开车一边与我们俩聊天,他无情地粉碎了我当夜修好车的想法儿,尚志市汽车修理厂所用的配件都是从哈尔滨发过来,我曾经想过是否应该自己联系一家修理厂,怀疑他会不会给我拉到一家黑店?

          车到尚志高速公路出口,收费站却只收了他五块钱,我们俩纳闷地问他,他笑着说,他是从尚志下一站乌吉密上的高速,到帽儿山直接在收费口前调了个头,然后在路上接上我们,这样到了尚志他就成了乌吉密——尚志的车,收费5元,真是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

          上一次来尚志还是在1995年,为一个哥们儿拉打家具的木料。那次我们的五十铃轿货装了满满一车木料,感觉前轮都快离了地,方向盘轻飘飘的。中午和哥们儿上学时一个寝室的老大在一家饭店喝了好几瓶大绿棒子,车和人都迷迷糊糊地上了路,因为稍微有些过载,方向盘还轻飘飘的,不过那时候一不查酒驾,二也没有高速公路,第三人还年轻。那时的尚志看起来很古老,街上的建筑物都是老房子、老街道,好像赵尚志在世时一个县城的样子。

          拉着老凯越的救援车沿着尚志市的外环绕了一个圈,停在灯光昏暗的一条小街上的一家汽车修理厂门前,等了十来分钟,一辆破旧的老捷达停在我们面前,四个略显紧张的男人从车里钻出来,乱哄哄地把车推进了修理厂,在付了巨额拖车费后,救援车消失在昏黄的街尽头。

          四个男人显然刚从某个酒局上撤下来,凯越被举升机举至头顶高度时,车底还在滴滴答答地流着各种液体,看起来是彻底完蛋的样子,一个瘦小的小子一边用手捏碎一条蓝色的细管,一边自信地说,你看看你的车都老成什么样了,看看这油管都酥了,那条细管还在不断地涌出汽油。我很纳闷车再老供油管不可能如此易碎,如果如他所说每个上了年头的老车岂不都成了一个危险的炸弹?不过他现在嘴大我也无可辩驳,最后用一个笤庶糜子把那条漏油的蓝管堵住,一想到半个小时前我们俩坐在一辆车底滴滴答答漏着汽油的车里停在漆黑的高速公路上等待救援,一股寒意就从心底滋生。

          看来今晚修好凯越是一个极其不现实的想法,笨笨爸已经从亚布力启程来尚志接我们俩,修理厂这几个弯着细腰的家伙显然还想再次回归酒局。十来分钟后我们俩携两副滑雪板及几件行李在一个有着诱人黄色灯光的温暖烧烤店里落座,向老板娘点了20个鸡毛小串和疙瘩汤。挨个问了她店里的啤酒哪个是一面坡产的,皆摇头做否,情急之下脱口而出 “有没有大绿棒子?”,仿佛对上了土匪黑话,她如释重负地去后面给我拎出两瓶大绿棒子,砰砰两声给开了瓶,一杯充满着沙口麦芽香的啤酒压下了这一晚上的惊魂,此时外面飘起了漫天鹅绒一般厚厚的大雪花。

    20180110_820314_1515568675955.jpg
    20180110_820314_1515568675743.png
    20180110_820314_1515568676198.jpg
    20180110_820314_1515568676476.jpg
    20180110_820314_1515568676814.jpg
    20180110_820314_1515568677167.jpg
    20180110_820314_1515568677590.jpg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快速回帖 使用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Powered by Discuz! X3.4  大庆论坛 ICP证:( 黑ICP备10004604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