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007|回复: 0

[活动纪实] 户外组织纷纭,请擦亮眼睛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

主题

1

帖子

15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4
15
发表于 2018-10-14 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家都知道,这个国庆,对于户外人来讲,是很悲痛的。
微信图片_20181014104847.jpg
川西遭遇十年不遇暴风雪,驴友们走得都不容易。
但是今天,笔者想来聊聊一家公司、两个人,和他们在国庆期间带队穿越贡嘎的所作所为,给户外的朋友们提个醒:以后跟随户外团出行,一定要查清楚资质、维护自己的权益甚至保护自己的生命。
以及,如果不幸遇到这两个人,请绕道避行。因为他们不仅坑报名者、坑队员、连路上遇到的驴友也不放过。
*笔者是亲历者,这篇文章的所有事实、证据,来自于18名队员,并得到他们的发表许可。
简单来说:
1、10月2日康定地区普降十年一遇暴雪,已经不具备继续行程条件;10月3日,贡嘎线近千名驴友及马帮下撤,第三极领队张小亮不顾队员生命安危,带领18名队员强行徒步进山,耗时十余小时,在深雪中徒步近30公里,无对讲机、急救设施,过程中一名队员失温及高反,多名队员鞋服进水,马帮掉队,晚上八点,物资才陆续抵达营地。
2、10月4日,原定7天的行程提前结束,未选择备选行程。下撤过程中队员与领队协商退款事宜,领队以“天气原因”、“商业机密”搪塞,宣告行程已经完成,并拒绝协商。
3、10月5日,18人带着疲惫不堪的身体与心灵包车返回成都,领队背着队员收高价拒绝了两名搭车的驴友,使其滞留老榆林村
下面笔者按照时间线详细描述一下10月3号和4号那两天,我们18个人经历了什么。

01
本次穿越贡嘎,我们既定的路线如下:

微信图片_20181014104911.jpg
18名队员,1名领队。队员13个团友。基本上都是通过公众号“四川第三极户外”了解到穿越贡嘎这个活动,微信上给客服付了1000元定金后,10月2日6:30从成都红牌楼地铁口坐大巴启程,上车再付了1330尾款,扫码转账给领队张小亮。

领队&第三极大股东张小亮:
微信图片_20181014104921.jpg
女性朋友们,有腹肌的不一定是好人啊。

下午15:00,团队乘大巴到达老榆林村。
通常轻装队伍从这里乘车到电站(10km),在电站把行李交给马帮,队员背着小背包开始徒步。
领队说现在进山太晚,就在老榆林村休息。10月3号8:00乘车去电站开始徒步。队员无异议。
下午五点开始下雪。晚上十点有队员在群里发了这张图:
微信图片_20181014104929.jpg
领队未发表意见。
10月3日,一早起来,外面已经白茫茫一片,且还在下大雪、有浓雾。
出发前,队员在群里咨询装备,领队解答:
“白天徒步的温度是10到15度,雪套、冰爪等没必要准备。”
但是这次遇上大雪,气温降到了零度左右。于是很多队员去向藏民买二手的雪套、雨靴等。
交流过程中,藏民说:
“这个雪三十年不遇,你们上不去的。前天上去的队伍,昨晚凌晨4点都走回来了。你们居然还想上去?”
在老榆林客栈里等雪停的过程中,队员问领队:
“这个雪怎么办?有备选方案吗?”

领队说:
“这种大雪很常见,没问题,雪停了就可以走。没那么可怕,不要被那些民风不淳的藏民蒙蔽,后面天气转晴,就可以翻垭口,可以按原路走完贡嘎。”
微信图片_20181014104937.jpg
队员也知道高原气候变化多变,这种情况下,还是愿意相信专业户外人,相信这个路是能走的。
上午十点,雪停。领队说没有车愿意开上电站,让我们徒步到电站。行李让客栈的车拉上去,费用自理。
既然没有车愿意上去,我们也只能接受这个提议。10:00-13:00,我们徒步10公里到了电站——本该是此次徒步的起点。
微信图片_20181014104953.jpg
徒步到电站这个过程中,不断有车路过,几名队员自费上了车,领先大部队到了电站。且我们步行到的时候,住家客栈的车也载着行李到了。

我们不禁疑惑,上电站真的没有车吗?

另一个疑惑是,有两个队员反馈,早上听到领队阿亮跟大巴司机打电话,让司机:
“直接来老榆林等,不去石棉(穿越路线的另一头)。不可能翻垭口的。”

且我们前往电站的途中遇到的警察也说:
“垭口已经封了,不下雪你们都过不去。”
也就是说,他在领我们上山之前,就确定我们要返回老榆林;但是却对我们说:天气转晴就原路穿越,就能翻垭口、看贡嘎,让我们愿意上山。对于售卖文案里提到的备选路线以及队员的咨询,他只回答看天气,对于备选方案只字不提。
03
下午一点,在电站稍作休息之后,团队继续开始徒步。
走过格西草原之后,上山途中,不断遇到队伍下来。
中国人:
“雪有及腰深,别上去了,上去也要下来。”
“上边还在下暴雪呢,别去了,真的。”
“昨晚帐篷都被压垮了,雪有半米,千万别上去了。”
“赶紧下去吧,山上的人都在赶着下来,你们还上去干啥。万一再遇上雪,你们下来都下来不了。”
……
外国人:
“Oh my, good luck to you!”

其间,不断让行马帮。
微信图片_20181014105002.jpg
那天贡嘎线的马帮都是满载,因为下山的人实在太多了。队里一个妹子,出发前就付了1500预订了马匹,结果当天被告知已经没马了。
很多路都是单行道,遇上马来,只能退到旁边的雪里。队里另一个妹子,拐弯处遇到马帮,后退的路上都占满了人,又遇上了一只不走寻常路的小马驹,直接被马踩。小腿上留下了七八厘米长的马蹄形淤青。
总之,路途艰险。
走过格西草原一两公里,遇上了太多撤退的队伍,都在劝我们。
这个时候,队伍已经走散:18个队员,只有一个领队;成员之间没有对讲机;不断避让马帮和下撤的人……走到下午两三点,队伍零零散散,已经是三五个在走。
那个被马踩到的妹子在下午3点遇上领队,问:
“别的队伍都在下撤,我们真的要继续上山吗?下山换一个周边的行程也可以。”
领队并没有讲自己带队上山的判断依据,而是说:
“要下去你明天自己找马帮下去。”
这就厉害了。注意,作为轻装的队伍,所有队员的行李在马帮那儿,而只有领队和马帮有对讲机,马帮只有领队有联系。
也就是说,只要领队想上,今天你不想上也得上,否则你行李都拿不回去。一个人光秃秃地下山吧。
04
下午三点,队员碰上领队,问:
“到两岔河营地还有多远?
领队说:
“两三公里。”

几个小伙伴都听到了。于是互相鼓励,行吧,马上到了,继续走吧,别下了。
没想到,这之后走了三个多小时。
再次求证的时候,领队说:
“雪太大了,我都不认识以前的路了。”
微信图片_20181014105013.jpg
你不认识,你不早说??

在深雪、浓雾里,领队张小亮不压队也不领队,也不控制队伍的长度,没有担起领队应负的任何责任。
笔者在队尾,队尾的几个人,前后都看不到人,联系不上领队,也不知道营地在何方。行李还在马帮那儿,然而马帮也不见踪影。只能是一直走,不然天黑之后,就没办法了。
后来我们才知道,走在前面、中间的零星的队伍,其实大家心理状态也是一样的。
微信图片_20181014105019.png

05
有一处泥潭,上面铺着雪,看不清楚。
我们团在走过的时候,接连3个队员陷进去。
你知道的,一只脚陷进去,如果另一只脚没踩实,也陷进去,就会越陷越深——因为你抬起任何一只脚,另一只脚压强更大。
3个小伙伴陷进去了,幸亏身边的队友一个个拉起来。
有意思的是,领队张小亮从我们身边路过,看到一个队员在用冰水洗鞋,看到一个妹子刚从泥潭上岸,他看着我们,什么也没说,继续走他的路了。
微信图片_20181014105025.jpg

06
我们队尾几个人,走到五点过,遇上两个妹子,还有领队张小亮。

这两个妹子本来走得挺快的,但是其中一个下午四五点开始出现高反,失温、呕吐,不得不停下来。而张小亮的氧气瓶,放在马帮那儿。
一个领队,应急药装在马帮驼的行李里,就问你服不服?
看到我们之后,张小亮说:
“你们照顾她。”
然后他就继续往前走了。
我们也只能让他走嘛,毕竟前面的人营地在哪儿都不知道呢,也联系不上。
过河之前的滩地,妹子高反太严重,实在没法走,停了下来。我们拿出食物、仅剩的一些温水给她喝,休息了好一阵。
张小亮就在河对面看着我们。而且不断催促:
“你们快点儿。”
后来来了两个藏民孩子,骑着马。我们请求他们下马来,让妹子上去,驼到两岔河的营地。小弟弟赶紧下马来,扶着妹子上马,我们看着他们骑马走,才继续赶路。
张小亮对于自己“观望”的这个行为,解释是:
“我老早就看着马过来,知道没事的。”
07
10月3号,在零下、深雪、大雾中,走了二十六公里。
在两岔河住在藏民的棚子里。刚坐下来,张小亮说:
“明早我们下山。”

所以,我们艰难险阻爬了一天,就是为了第二天下山。
马帮驮着行李,七点过才陆续到。
高反的妹子终于吸上了氧。
直到将近九点,所有队员的行李才到齐,这时候才开始生火做饭。
高反的妹子和一名膝盖受伤的汉子各花一千大洋订了马,第二天骑马下山。
这一晚,男女分别住两个棚子里。费用也是自理。
这一晚队员们都在讨论,这番辛苦地上来是为了什么?大家天南海北地聚在一起,难道是为了来看两岔河?
张小亮撤退的决定我们理解,越往上雪越大。
说是为大家安全考虑,但是无数的信息都告诉我们:如果为我们安全考虑,在过了格西草原之后,碰见那么多下撤的队伍,不乏其他队伍的领队,就根本不该带我们继续上山。
我们联想他和司机的对话、走到电站、以及对于备选方案的不作为,只能得出一个结论:
只要带我们上山,他就可以把锅都甩给天气,毕竟我已经带你们走了一趟嘛。至于行程的完整度、实际交付的东西和我们购买的东西,他可以通通归咎于天气。
后来证明,我们的推测是对的。
08
10月4日我们按原路返回老榆林。
在电站,成员要求退部分款。

这要求合理吧?
我购买的时候,你说是这个行程:
微信图片_20181014105043.jpg
结果我只走到两岔河就要回成都了。
备选行程也没有走:
微信图片_20181014105049.jpg
张小亮说,雪太大,备选行程也走不了。
行。
那总得退部分款吧?
我们18个人,没有一个人要求过退全款。

我们的要求从一开始就是:
“请你们算好成本,损失一起分担。我们没有用到的部分,请你们原价退还。”
不可能行程变成这样,你们利润一分不少,损失全部消费者背。你说是不是?

图中红色划线部分为我们没有使用到的费用:
微信图片_20181014105111.jpg


这里说一句,1个领队,带18个人上山。有读者会问,你们脑子秀逗了吗??

我们也很绝望啊:购买的时候,白纸黑字说有一个当地藏族协作向导的。

后来问张小亮,张小亮一字一顿地说:
“马帮的马夫就是向导。”
行,你当我们文盲好了。
退一万步说,马夫就是向导,问题是,
我们全程,连马夫都没见到过。

不仅如此,因为张小亮说马帮会走我们前面,我们装包也只带了水和一点食物。结果马帮晚上九点才把所有行李送到营地。
大家都知道,徒步一般下午三点就到达营地,开始安营扎寨。高原上,尤其雪天,傍晚极冷。
所以当我们一群人走了一天,晚上八点,人到了,行李没到,在零下穿着湿裤子湿鞋子,你感受一下那种绝望。

09
队员多次找张小亮协商,无果。
张小亮让我们找第三极户外客服圈圈,说这个事情他不管,他只是个领队。
行吧,那跟客服聊。
客服说要8号才解决。
我们本来到7号晚上的行程,4号就结束了,让你解决,你8号才解决?
从北京深圳杭州广州飞过来的小伙伴,还有3天住宿要解决呢。你8号解决?
无非是想等我们团散了,大家开始工作了,没时间精力和他们计较,这个事情就算了。
再来看张小亮说的自己“只是合伙人之一”

我们上网查了这家公司:
https://www.tianyancha.com/天眼查的官网
以后参加户外活动的小伙伴留心查阅报的俱乐部是不是真的具有资质
微信图片_20181014105203.jpg
张小亮占股90%,而占股10%的张娟,其实就是这个客服圈圈。
你问我为啥知道?
微信图片_20181014105214.jpg
微信图片_20181014105340.jpg
张娟占股10%,是法定代表人,登记的手机号,和客服手机号是同一个:
这就是个夫妻店。他们两个人,完全是能做决定的。只不过是想推脱、想拖延时间,把这事耗没了就算了。

行吧,你只是个领队,你只是合伙人之一。
你怎么不说,你只是个宝宝呢。
10
5号从老榆林坐车回成都。这车是领队联系,我们包的,18个队员,一人300。
中午吃饭认识一对驴友夫妇,他们也是走贡嘎线,雪太大,退下来了,买了康定回成都的汽车票,但是找不到从老榆林到康定的车。我们说,跟我们一个车回成都,我们18个人包的车,39座,绰绰有余。他们很高兴,把汽车票退了。
下午三点过,启程。
那对夫妇在公路上晒太阳,我们问阿亮,他们为什么没上车呢?
阿亮说:
“他们改变了行程。”
我们以为他们想等天气好了接着穿越贡嘎。就没亲自去问他们俩。
大家都很疲惫,在大巴上眯眼休息。
在路上过了一阵,队里一个妹子收到那对夫妇发的微信。
这件事情引发了众怒。
我们质问阿亮:
“为什么不让那两个驴友搭顺风车?”
阿亮含混不清地回答:
“因为我们人也多,我就问他们一人200,愿意就上。结果他们嫌贵。”
(他没想到我们有两个驴友微信,而且我们知道他背着我们收一人500。)
我们再次质问,“是一人收200吗?你还有良心吗?”
你猜他怎么回答?
“这是我的事,不关你们的事。”
拜托,车是我们付的钱。你拿来坑驴友,三番五次骗我们,还不关我们的事?
(ps:这一段争论发生在服务区,均有录音为证。张小亮情绪激动,并且要动手打人,争执中导致一名队员鼻子受伤流血。)
微信图片_20181014111810.jpg
11
我们开始打投诉电话。旅游局、消费者协会、工商局……
另一个朋友也加入了我们。10月2号开始的行程,他9月10号交了1000定金,9月13因为有事不能出行,一千元分文不退。
注意,我们购买的时候,是没有承诺一定能成团的;没有成团的话,定金会全数返还。
而这个同学9月13号要求退款的时候,根本还没有成团,“预定各种后勤物资装备”这一说,根本不成立(况且,也并没有提供后勤物资装备呵呵)。
我们是直到21号才成团建群,查找聊天记录可以看到建群日期:
退一万步讲,定金不退,定金收取接近50%,本来也不合规。
……
10月5号凌晨抵达成都。我们报了警。
微信图片_20181014105331.jpg
但是张小亮觉得自己没错,他说随便查,没关系。
行吧。
12
随着投诉的推进,我们发现:
四川第三极户外运动有限公司在今年1月份就被记录经营异常。
微信图片_20181014105340.jpg
打电话投诉,回付为:他们根本不具备旅行社资质,压根就没有备案。
律师说,走法律途径的话,至少要1年。
终于知道你们的底气来自哪里了啊!
13
作为户外爱好者,我们做这些,不是为了钱。
你也知道,玩户外,这种报名费,远远赶不上大家天南海北赶过来的机票、购置各种装备、花时间花精力去锻炼去准备所花费的人力物力财力。
说白了就只是为了一个公平正义。
微信图片_20181014105347.jpg

10月3号冒雪上山,我们此行没有出现大的事故已是万幸。
微信图片_20181014112945.jpg

我们在这次旅途中感受到了对大自然的敬畏,同时也觉得有义务让更多户外人知道我们此行的遭遇,以后多长个心眼。
第三极户外就是一个二人店,没有旅行社资质,跟他们出行毫无保障。
他们不仅做贡嘎线,还做川西很多条短线路。
这件事发生之后,他们依然不断在揽客。

他们的公众号还在标榜理念。
微信图片_20181014113204.jpg

在我们群里,第三极说,如果我们“散布虚假不实言论”,他们会通过律师追究法律责任。
微信图片_20181014113239.jpg

徒步本来就是为了身体和精神的修炼。遇到这种事,站出来,说清楚真相,提醒后来人,也算一种修炼吧。
不是每一分钱都可以昧着良心赚,不是每一份善良都可以被随便欺凌。
————————
最后,希望大家帮忙转发,为了一个更纯净的户外圈

贡嘎, 日后再相见
微信图片_20181014113334.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